2005年日本進入「超高齡社會」後,2009年達到人口高峰,隨即每年開始以數十萬人的速度減少,部分偏鄉甚至面臨滅村危機。少子化、人口外流、地方產業消失……日益導向衰落的惡性循環。回看台灣,也有同樣迫切之苦。

 

今年三月,台灣已邁入「高齡社會」,等到2060年時,內政部估算台灣老年人口比例更將飆升到僅次於日韓。一場人口老化危機,想避也避不了。

老年人口比例

對此,日本安倍政府提出的解方是「地方創生」,要協助沒落鄉鎮建立可長期發展的產業模式,創造就業機會,好讓年輕人回流,以利地方人口再次增加。借鏡日本,行政院院長賴清德則表示,明年將會是台灣的「地方創生」元年。

 

但竹山「天空的院子」創辦人何培鈞表示,與許多投入地方創生的民間團體交流,大家都有「政府執政太重硬體,忽視軟體才是關鍵」的感受。

 

問題要能有效解決,關鍵還是在「人」。當日本「地方創生」已經發展成全民運動,台灣政府和民間力量又該如何發揮作用,才能走出自己的路?今周刊記者實地走訪台日村里,帶你看見在地的熱血,和那些幸福微笑的時刻。

 

國發會射出地方創生5支箭 鼓勵年輕人返鄉發展

撰文: 林奇伯日期:2018-10-10 分類:焦點新聞 圖檔來源:今周刊攝影團隊

地方創生戰略就要正式啟動,台灣城鄉問題到底有多嚴重,需要政府動用到大戰略的方式來解決?外界最關注的預算編列,又會如何進行?《今周刊》特別專訪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,詳細解說。

為因應少子化、高齡化、鄉村人口外流的嚴峻課題,行政院長賴清德向日本「借箭」,提出「地方創生」戰略,從二○一九年起正式啟動。有別於過去政府推出經濟大政策時,民間總會抱持遲疑觀望的態度,這回的地方創生讓鄉鎮工作者、民間社團、學界都非常興奮,頗有辛苦耕耘累積多年,終於等來政策「東風」相助之感。

有關地方創生,政府確切的策略是什麼?尚有哪些迷思需要打通?《今周刊》特別專訪主責這項戰略的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,暢談台灣版地方創生即將射出的政策五支箭。

走進國發會辦公室,陳美伶難掩興奮情緒,向《今周刊》記者詳盡解說外界最關心的地方創生戰略。她開門見山指出,地方創生是要解決人口、國土、產業發展綜合交錯的複雜議題,第一步必須先設法活絡地方產業,才能產生島內移民與青年返鄉的誘因,達到區域均富、均衡的效果。

三十六%鄉鎮,列入重點創生區

拿著剛出爐的研究報告,陳美伶首度向外界揭曉台灣城鄉台灣鄉鎮的真實困境。她指出,根據預估,未來台灣將不只面臨總體性的少子化「人口斷崖」,從二○一五年到二○五○年的三十五年間,全台三百六十八個鄉鎮市區中,將有高達三十六%的行政單位陷入「人口不斷流出」、「位置偏遠」、「居民收入少」的困境,是地方創生戰略的重點工作區域。

另外,若單從人口來看,數字則更為驚人。二○五○年,少子化下的台灣,總人口減少率為一二.九%,但有七○%鄉鎮人口流失率會高過到這個總比率。意即,屆時城鄉失衡問題將更為嚴峻。

如何力挽少子化狂瀾,並引導年輕人口要回流城鎮?陳美伶直指,「最現實的考驗就是讓青年人返鄉後能夠維持生計,因為有了『生計』,才會有『生活』,因此振興具備在地特色的鄉鎮產業至為重要。」

有別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「三支箭」地方創生策略,國發會已擬定台灣版的「企業投資故鄉」、「科技導入」、「整合部會資源」、「社會參與創生」、「品牌建立」等五支箭,來解決台灣面臨的難題。其中,陳美伶尤其看重「企業投資故鄉」。

「很多企業家的故鄉其實就在鄉村,而且現在企業又特別講究企業社會責任(CSR),如果台灣企業能夠對土地多一點情感與關懷,選擇到全台鄉鎮去投資,自然就會和故鄉成為『命運共同體』,設法創造產業獲利模式,提高工作機會,地方經濟體自然能活絡起來。」陳美伶笑著說,她現在就是傳教士一樣,到處向企業宣傳這個新概念,明年國發會也將會成立媒合平台,讓鄉鎮把需要企業協助的案源上傳,企業則可上網察看和選擇有意投資的鄉鎮。

「科技導入」則是將人工智慧、區塊鏈、雲端技術、數據及生態系統等科技導入鄉鎮產業中,讓年輕人有機會以他們的數位能力強項,帶動鄉鎮特色產品的網路行銷,不受地域限制,把產品賣到全世界。

各部會計畫保留十%預算,緊繞地方創生主軸

至於整合部會資源,陳美伶不諱言,過去中央部會各式各樣的計畫,常有內容重複、資源錯置等問題。尤其是政府補助案通常由各地方政府以企畫書來競逐,造成補助金大多都被擅長寫企畫書的地方或單位拿走了,資源進不到真正需要的第一線去。

為了翻轉這樣的通病,國發會特別盤點出三十九個中央部會正在施行中的計畫,要求從二○一九年起,每項都必須保留一○%的金額給地方創生,使所有部會策略產生交集,圍繞在同一主軸下進行,集中火力,避免各自為政。

「過去政府計畫都太重視硬體建設,但這回要『以軟帶硬』,確實接地氣,盤點和瞭解地方需求,也就是優先考量活絡地區產業的軟體條件,再建設能實際配合運轉的硬體設施。」陳美伶說。

「社會參與創生」則是要將產業、官方、學校、研究機構、社團各界都納進來,一起激盪,出錢、出力、出點子、出熱情。尤其是學校端,將整合教育部「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 (USR)」、「多元培力就業計畫」等計畫,讓學生在實作中對地方議題產生熱情,系統性地培育地方創生人才,為鄉村注入活力。

最後,則是讓各鄉鎮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地方品牌,使消費者成為鄉鎮粉絲,依產地來選購商品。國發會從兩年前開始,已率先展開「設計翻轉地方創生」的試行計畫,前後選定三十五個鄉鎮市區加入,由專家團隊進入協助盤點資源,並設計出地方品牌與初期可行模式。

(擁有好山、好水、好風光的池上,因有一群又一群的年輕人移居落地,注入了新活水。蕭芃凱 攝影)

全新KPI,以人口成長率來檢視成效

「因為地方創生整體戰略是以地域、人才、工作列為三大重點,推動地方經濟復甦,使年輕人放心回流,所以成效也必須是以人口的成長率來計算,目前設定的KPI是要在二○三○年達到鄉村移出與移入人口均等,二○五○年鄉村淨移入人口翻為正數的目標。」陳美伶坦言,這個KPI看起來很簡單,但施行起來難度與耐心要夠。

另外,「法規鬆綁」也將是國發會工作重點。在過去兩年多的國發會「設計翻轉地方創生」試行計畫中,已有鄉鎮反應遭遇到諸多法規限制。例如,宜蘭縣壯圍鄉的漁業養殖廠周邊「無菜單餐廳」短短三個月內就吸引大批人潮,發揮了三級化產業的潛力,但也很快就因「農地農用」的限制,遭到國稅局查稅。

又如,許多地方產業小旅行,已遭到旅行社業者檢舉「無公司牌照」、「無導遊執照」,而推動困難。各地直銷所,也開始有該如何登記為公司、開發票等疑問提出。

陳美伶說,她了解各地區已開始反應農地農用、旅遊產業相關執照與證照、閒置空間使用項目變更等議題,未來國發會將一一協助鬆綁和解套。

「總是要行動後,才確實知道哪裡的牆沒打通。地方創生是『由下往上』的工程,不管是修法、修改行政命令,歡迎大家多多出題目給我,由我來協助解決!」陳美伶笑著說,她已經要求國發會的同仁率先認養各自的故鄉,利用周末或休假時回家走走,傾聽基層聲音,把自己當作是「地方直通中央」的窗口,如此才能效率達標。

國情不同,台灣版的地方創生必須更務實、有效率

雖說是取經自日本,但台日兩國的國情畢竟不同,政策施行與人才培育措施也將有明顯差異。

陳美伶指出,台灣與日本同樣面臨總人口減少、高齡少子化、人口過度集中大都市,以及鄉村發展失衡等問題,但人口規模與空間尺度大不相不同。台灣人口僅約日本的五分之一,國土面積則約日本的十分之一,相對之下,台灣人口密度較高,鄉鎮市區間的距離也較近。

另外,台日兩國的社會、經濟、法令背景也有所差異。若依照日本的做法,由中央、都道府縣、市町村等全面性地進行綜合性地方創生規劃,並擬定事業計畫,規劃過程耗費一到二年;做了一千七百多個創生計畫,許多資源也落入規劃顧問單位。未來,台灣將避免走入向日本一樣的耗時耗力之路,讓程序更簡化,提高時效和節省資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