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都市人的想像中,一條吸引無數旅遊人潮、蜿蜒蔥綠的伯朗大道,就是台東池上稻香的浪漫象徵。然而過去七年來,池上鄉人口流失逾一成,僅剩約八千兩百多人;2016年底,池上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過20%,變成「超高齡」鄉鎮。

若是沒有對應辦法,池上的金黃稻浪,有一天很可能就會消失在田埂上。不過有一群歸鄉或移居而來的年輕人,正努力尋找能讓池上生機勃發的機會。

15年前丟下台中工作 他返鄉種稻重新歸零

十五年前,關掉台中室內設計工作室,舉家三口回到池上的魏文軒就是代表人物。回到家鄉的他,接手爺爺一甲半的田地,脫下西裝、襯衫,捲起褲管,學著下田插秧種稻,成了農稼漢,那一年他二十七歲,也成了青年返鄉的樣板。

然而,左鄰右舍難免不解,怎麼會有人捨棄錢賺得比較多的都市工作,回來荷鋤為生?但像這樣,嗅著清新的鄉間空氣,一點也不後悔回到池上的年輕人,不只魏文軒一位。來自各地的年輕人,先後在此落腳,他鄉變故鄉,彼此成了好朋友,大家閒時總會聚在一起聊天,串聯分享如何扎根在池上。

來自四面八方的池上新住民

2013年,羅正傑辭掉台北的工作,開始個人接案,認識魏文軒這一群人之後,來池上次數愈來愈多,最後乾脆在池上買下一戶老宅,花兩百萬元整修,就此定居。雖然從都會到鄉鎮,但他的進帳沒有減少,「現在客戶比以前還多,不但環境好、物欲較少,生活費用也比台北低。」羅正傑說。

「有一群朋友,在這生活更容易。」六年前到池上開民宿的張俊偉,原本定居台北,當了十幾年的職業軍人,為了讓女兒有健康的生活環境,選擇落腳池上,他以萬安社區為核心,串接鄰近的社區合組生活圈,這些店家平均月營業額可達四、五萬元,以當地生活水平,已足夠一家三口一個月的生活費。

「到異地生活,三餐溫飽後才能談別的。」魏文軒很清楚,基本民生無虞是所有來到池上的年輕人,首先要面對的課題。大家想的,不是只在於自己的店如何吸引觀光客駐留,而是要做到彼此串聯相接,形成共好的能量。

民宿、書店、老鐵馬 為池上注入新活水

平日腳踩一台鐵馬穿梭在村頭巷尾的魏文軒認為,要融入在地,鐵馬是最好的工具,老人家看了也親切,容易有話題,於是他刻意蒐集老鐵馬,與開咖啡店的郝朝洋,還有羅正傑等人發起「黑色騎士」。

他們舉辦田間下午茶野餐、鐵馬導遊路線等觀光活動,並鎖定國際觀光客,計畫讓他們認識在地人的日常生活。包括作家蔣勳、劉克襄都有先後注意到池上的這群人,還發表文章提及「黑色騎士」。

原本僅是七個店家互相串接,之後又吸引不少返鄉、移居的青年加入,街上先開設了民宿,接著咖啡店、書店、設計公司、餐廳……,慢慢地就組起了一整個生活圈,重新為池上注入一股新活水。

高雄大樹區被稱為「鳳梨的故鄉」,盛產金鑽鳳梨、玉荷包等水果。近年投入家鄉事業的年輕人,不僅要傳承,還要懂得開創。

「大樹的加工產業才剛起步,還是以生產種植為主。」前大樹鄉長曾英志說。卸任鄉長後,曾英志開始思考事業第二春,決定結合小時候父母販售豬肉香腸的經驗,以及當地特產玉荷包,研發出「酒釀玉荷包香腸」,如今,儼然成為當地具代表性的加工食品。

「玉荷包有產期限制,主要產區就在大樹,不是想買就買得到。」曾英志說,建立起門檻外,也有擴張效益,「原本一年只有約一個月的產期,做成加工品後,變成一年四季都吃得到。」女兒曾湘樺就是他最好的幫手,今年二月,他們才在左營區開了第一家實體店面。

事實上,包括曾湘樺等近年參與家裡事業的年輕世代,不少都是受到2012年開始、高雄市農業局開設的「型農大聯盟」培訓班號召,要讓家中有土地的農二代、農三代返鄉傳承,主推行銷、品牌打造,引導青年結合二級加工、三級服務,擴大農業產值。

產地玩透透 「一日農夫」行程正夯

龍目社區就在這些活血陸續返鄉後,帶動轉型為觀光休閒產業;其中,像大樹媳婦鄭蕙玲原本從事的設計工作,三年前開始專注經營夫家的這片鳳梨田,如今生活比以前還忙碌充實。

她創立的「陽光果子」品牌,除了既有批發通路外也建構網購宅配、自己加工製鳳梨果乾,還跟著社區一起投入轉型,讓來觀光的民眾參與種植、採收鳳梨的過程,也規畫製作新鮮鳳梨醬、使用鳳梨皮葉纖維手工製紙等行程。

「我們跟著社區一起跑。」鄭蕙玲說,如今龍目社區正在推動「一日農夫」農村遊程,四年來,約接待三萬六千觀光人次。鄭蕙玲說,以前一級產業觀念就是種植,新觀念是要透過認證與消費者對談,說明種植過程、生產履歷標章、食品安全。

為農家注入數位魂 帶動業績雙位數成長

年輕世代投入當地產業,帶來的最顯著變化就是數位轉型,像曾湘樺除了規畫自家的「寶島第一味」網路行銷和通路外,也替不熟悉網路平台的其他農家,將產品上架大型電商平台。

而這些農二代、農三代也彼此合作、創造效益。像逢年節慶的禮盒,「寶島第一味」的香腸就和大樹張媽媽休閒農場的桑椹汁互相搭配,在雙方官網上同步販售、互導客人再分潤。「賣得比以往好!」三年前和妻子、大樹張媽媽第四代張瑛珊一起加入家族事業的李哲翰說。

大樹張媽媽在當地經營一甲子的果園,三年前,張瑛珊和李哲翰回鄉幫忙後,改善原本人力不足的困境。「我們回來之後,爸媽有多餘時間到外參展、拓展客源,近三年業績每年雙位數成長!」李哲翰說。

大樹的品牌之路才剛剛起步,未來區內豐富的人文和天然資源能否進一步串接,將是能否齊力重新擦亮「大樹」招牌的關鍵。

過去一年,礁溪的溫泉旅館老闆娘、社區媽媽們格外忙碌,忙的不是溫泉生意,而是忙著染布。

溫泉絲瓜、宜蘭特產金棗、廢棄的藤葉,被她們巧手變成天然染料。化學染料的興起,讓宜蘭曾經聞名一時的天然染料產業逐步黯淡,手染技藝也失傳。但過去不到一年時間,小小的礁溪新成立十個以上的藍染工作坊,藍染(天然染的一種)技術正在這裡悄悄扎根。

礁溪不只有溫泉!整合社區力量找出新亮點

2012年,蕭錫鑫和周遭的溫泉旅館、伴手禮、SPA、海鮮餐廳等業者,成立了湯仔城溫泉產業暨觀光發展協會,希望為礁溪最重要的在地產業找到新方向。

「大家談到礁溪就是溫泉,那其他亮點在哪裡?」心懸礁溪提升的蕭錫鑫說:「答案是要結合文化創意。」礁溪在地溫泉旅館業者、和風集團總經理蕭錫鑫信心滿滿地認為,「不論家庭、企業團體,都可以來體驗『宜蘭染(天然染)』,對礁溪溫泉區會有加分效果。」

另一個關鍵角色,則是宜蘭縣前文化局長林秋芳。2009年,在業界有豐富策展經驗的林秋芳回到礁溪,和社區合作、邀請國外藝術家到礁溪進駐、創作。2012年,她被延攬為宜蘭縣文化局局長,有機會深入了解宜蘭的產業發展脈絡。

「那時候才發現宜蘭以前是染料出口重鎮。」林秋芳說,直到現在,宜蘭還是生長很多染草「大菁(藍染的原料)」,且有完整紡織產業供應鏈,像遠東新、台化等紡織大廠,至今仍在宜蘭設有工廠。

培育天然染種子學員 盼催生30個產業工坊

「天然染很容易入門,也可以賺到小錢、有成就感,且異業結合較容易。」察覺到產業發展潛力後,2015年,林秋芳促成宜蘭縣政府開班授課,力邀曾合作過的國寶級天然染藝術家陳景林協助培訓。林秋芳動員了社區、學校老師、生活美學家來報考,「一班約六十人,至少要篩掉一半。」希望就此篩出能深耕在地產業的種子。

大家的目標很清楚,「有三十個產業工坊的話,天然染產業就會做得起來。」林秋芳這個想法和蕭錫鑫不謀而合,也獲得礁溪鄉鄉長林錫忠的支持。

去年八月,連礁溪鄉公所也開始推出藍染班,蕭錫鑫更是發動在地溫泉旅館業者一起學習藍染技藝、討論行銷策略,至今培訓了超過五十名學員。一般藍染課程是四、五十小時的入門課程,但鄉公所規畫的內容,從初級到進階課程,總時數兩百小時以上,就是要讓學員能夠扎根產業。

「今年我們希望把當地旅館窗簾、桌布,都替換成天然染作品。」蕭錫鑫認真思考把藍染作為礁溪溫泉之外的第二個亮點,他認為,在地的溫泉旅館就是最好的展示間,每位觀光客入住,都是行銷機會。

只是,光這樣還不夠,「台灣約七成的金棗產自礁溪。」林錫忠說,結合當地農業,像是溫泉絲瓜、金棗這些礁溪的特色農產品,用作為天然染的染劑原料,就是獨特賣點。

三年努力下來,「宜蘭染」儼然有了品牌雛形,今年,林秋芳就要把「宜蘭染」帶到廈門文博會參展,她還找了好友、出身宜蘭的服裝設計師許艷玲跨界合作。或許不久後,天然染就會成為礁溪新亮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