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學矽谷,更創新 台灣最該做的三件事

白宮前顧問羅斯眼中台灣有很強的創新力;但是,想把創新力轉化成經濟成長的能量,可在女性被賦予的權力、創新原創性與著眼於全球市場的野心,這三件事上努力。

 

他,曾擔任美國白宮的創新科技顧問達四年時間,被知名《外交政策》雜誌譽為「百位全球頂尖思想家」;他造訪過全球四十一個國家,從愛沙尼亞的數位經濟、韓國的機器人研發實驗室,到資安技術高度發展的瑞典;多年第一線的探訪經驗、融合學術的深度反思,使他對一個國家或城市何以能常保創新,有著比一般人更深入的洞察。

 

在台灣亟思轉型、政府高唱「亞洲.矽谷」的當下,《今周刊》特地越洋專訪羅斯(Alec Ross),請他談談瑞典創新的特色、一個國家發展創新應該具備的要素,以及他給台灣的建議。

 

請你談談瑞典的創新特殊之處?它的優勢是什麼?

 

羅斯答(以下簡稱答):瑞典公司的特色在於其多樣化。他們在相當多領域,例如通訊、遊戲以及物聯網等都有傑出的表現。首都斯德哥爾摩有全球最大的串流音樂服務商Spotify,它現在是僅次於美國矽谷,全球人均產出十億美元新創公司第二多的地區,若談到創業,斯德哥爾摩有巨大的吸引力,它聚集了來自全瑞典的創業家及工程師。

 

當我在美國政府任職時,我就注意到瑞典在資訊安全領域的優勢,他們有一批全球最優秀的資訊安全科學家。

 

因為他們在資安領域的地位,當全球日趨重視隱私及安全領域時,我預期瑞典先進的技術及高端的研發能量,將能很快地轉化為商業用途,及時迅速地切入市場。

 

你認為是哪些共同因素,驅使一些特定國家或地區,如美國矽谷及瑞典等地,在創新上有如此傑出的表現?

 

答:「我們想創造自己的矽谷。」這是我訪問每個國家時都會聽到的。

 

確實,矽谷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孕育了全球許多的科技創新,特別是在一九九四到二○一四年這二十年間,無數創新發想由此而生,並帶來巨大財富,而這竟都源於一個位於北加州,長僅有三十英里、寬十五英里的方寸之地,對此,許多國家的人莫不嘖嘖稱奇。

 

其他國家也想嘗試建立下一個矽谷,這幾乎已變成了某種法則,網景公司的創辦人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曾說過,創造下一個矽谷的要素有:一個巨大、美麗且先進設備俱齊的科技園區;須坐落於研發實驗室和大學研究中心附近;要提供誘因吸引科學家、企業以及使用者;須和產業、銀行團以及各專門供應商保持密切聯繫;須有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且技術移轉容易;良好的法規及友善的商業環境。

 

這些要素被許多國家奉為圭臬,然而創新卻還是沒有發生。

 

就我看來,創新要真正開展在於兩個關鍵要素:領域專長及開放性。

 

當我們著眼於未來產業時,對國家乃至對一般人來說,新的發展機會都將坐落在各個領域專長。換句話說,就是對單一產業知識的深度掌握,比如說日本東京擅長汽車工業、法國巴黎則掌握流行產業,而美國矽谷呢?就是軟體資訊。

 

而為了擁有領域專長,你必須要有一個讓想像能落實、且最終能商業化的文化包容度。

 

政府可以在創新過程中,扮演什麼角色?

 

答:關鍵還是在營造一個「開放的環境」。

 

那些能夠在全球經濟競爭中走在前列的國家,都是對外部世界最開放的國家,歷史上對全球開放的國家,也都是那些對外人相對包容、鼓勵不同思想交流及商品貿易的國家,因為惟有如此,才能吸引無數的人才前來定居與工作。

 

然而,這個「開放的環境」也必須具備良好的基礎建設與高密度人口,才能真正吸引人才聚集與交流。

 

在商業層面上,經濟的開放性不可或缺,它確保了貿易摩擦的減少,減少了時間及金錢上的浪費;然而最終確保效率的關鍵要素,卻是政治上的開放,它進一步讓人們可以聚在一起工作、聚會、討論,而不用擔心言論發表上,會受到審查及歧視。

 

即使對那些沒有超大型一級城市的國家或地區,開放,仍將是他們能在未來產業保有競爭力的首要之務。

 

台灣這幾年的創新競爭力表現,其實不算差,但創新能量,似乎沒有連結到其近期經濟表現,你如何解讀這一現象?

 

答:若你觀察過去數百年來的經濟數據,你會發現到,一個創新的誕生,要影響人們生活,進而在實際生活水平的層面上產生效益,往往須耗費數十年的時間。 長期而言,創新會提升一個社會的生活品質。然而何謂短期?這其實沒有明確標準,它可能比多數人預期都來得長。

 

舉例來說,自動化技術提高了單位勞動的生產力,進而降低了勞動力的需求。生產力的提升會讓一些勞工失業,但補償效果(compensation effect)亦會漸漸顯現,那些適應了新科技的人將更有生產力,而較高的生產力最終會帶來較高的薪資,較高的薪資帶來較高的消費水平,進而帶動其他經濟部門的成長,並創造新的就業機會,然而就像我所說的,這需要時間。

 

就台灣可以改善的部分,我認為有三點相對迫切。首先,是台灣女性應該要在經濟上被賦予更大的權力。儘管台灣女性在各個產業都已日漸嶄露頭角;然而台灣企業領導人中,女性占比仍舊太低。

 

其次,台灣的創新需要更具原創性,而不僅僅是在既有的產品及服務上(如半導體領域)做出改良,即不應僅滿足於所謂的「邊際創新」,而是需要能夠無中生有地,創造出更多還不存在的產品及服務,而這些,未來會由年輕人扮演很大的角色。

 

最後,台灣在美洲及亞洲市場上有很強的整合能力,隨著南美、印度等新興市場的成長,台灣不應只和區域內的市場貿易。台灣的創新要有從一開始孕育時,即著眼於全球市場的野心。

 

羅斯(Alec Ross)
出生:1971年
現任:美國約翰.霍普金斯大學訪問學者
經歷: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資深研究員、白宮科技創新顧問、歐巴馬競選團隊科技創新政策幕僚
學歷:美國西北大學歷史學系